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源保护 > 森林防火
森林防火
2007年希腊森林大火

    一、希腊森林大火及灾害影响
    希腊位于欧洲南部巴尔干半岛最南端,三面临海,国土总面积1319.6万公顷,林地面积653.2万公顷,森林面积375.2万公顷,主要树种为棕榈、云杉、冷杉和山毛榉,森林覆盖率28%。2005年希腊总人口为1107.5万,2006年国内生产总值为1949亿欧元(19490亿人民币)。
    2007年8月24日以来,因人为纵火、农民烧荒、电力设备老化短路等,希腊接连爆发数百起森林大火,并迅速蔓延成灾。经当地组织扑救,8月30日火场得到初步控制。9月1日,在高温和大风作用下,部分火场复燃。直至9月5日,森林大火才被完全扑灭。
    此次希腊森林大火频度之高、规模之大、危害之重、冲击之强为历史罕见,政府所料未及,成为150年来全球最为严重的森林大火之一,损失极为惨重。
    一是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大火造成67人死亡,200多座村庄、4500多幢房屋被烧毁,16000多人无家可归,12万民众受灾,交通运输业、电力供应、畜牧业遭受重创,扑火费用4.5亿欧元(45亿人民币),直接经济损失16亿欧元(160亿人民币)。专家估计,希腊今年GDP增长率因火灾可能下滑1%。
    二是产生了巨大生态危机。大火烧毁49.5万公顷森林和草丛,4.1万公顷农田被毁,影响到一半以上的国土,伯罗奔尼撒半岛上一些特有的动植物遭受灭顶之灾,大火产生的污染物飘移到地中海和非洲。“绿色和平”组织发言人称,这场森林大火增加了全球温室效应,同时烧毁的森林又失去吸收二氧化碳的功能,造成双重生态灾难。专家分析,如要完全恢复被烧毁的原始森林,至少需要250年的时间。媒体评论,希腊森林大火烧掉了几代人的生存家园。
    三是引发了国内严重政治事件。卡拉曼利斯总理25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将8月25—27日定为全国哀悼日。2000多人在雅典示威,指责政府“不作为”,要求内阁辞职,执政党支持率下降了1.6个百分点,政府面临下台压力,全国大选竞选活动因大火而终止。
    四是破坏了世界文化遗产。大火一度逼近奥林匹亚遗址和阿波罗神庙,殃及到首都雅典市郊。至少3座中世纪教堂和2座古城堡被毁坏,北京奥运会点火仪式所在地周围的树木基本被焚毁。
    五是形成了国际严重关注的热点。大火期间,意大利、德国、法国、俄罗斯等国家报纸的头版头条,几乎全是关于希腊大火的报道。8月31日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召开的欧盟环境部长理事会,临时决定把希腊森林大火作为会议的主要议题。欧盟向希腊紧急援助10亿欧元(100亿人民币)救济金,世界红十字会、国际奥委会、中国、塞浦路斯等国际组织和国家,纷纷开展人道主义援助,帮助希腊度过难关。希腊本国投入7000万欧元(7亿人民币)用来补偿受害者。
    二、希腊森林大火的教训
    此次森林大火,希腊共投入9000多名消防人员、4000多名军人、30多架消防飞机以及大量消防车辆参与灭火,总统帕普利亚斯、总理卡拉曼利斯亲自组织指挥灭火。应希腊政府请求,欧盟监督与信息中心启动“民事保护机制”,境外共提供了41架灭火飞机、数百名消防人员、灭火专家以及其他扑火资源支援希腊灭火。欧盟委员会主席和负责地区政策的委员分别前往希腊视察火情。这次国际救援行动,无论是规模,还是经济投入方面均创下历史纪录。
    希腊发生如此严重的森林大火,同近段时间该国持续出现的高温、干旱和大风天气有着直接关系。在火灾发生前的8月上、中旬,希腊全国降水不足10mm,气温普遍较常年同期偏高3-7℃,8月20日前后气温更是明显上升,南部地区24—25日达到峰值,最高气温达到46℃。火灾发生期间,全国干旱情况持续,几乎无降水,大风天气持续不断,植被茂密的山林地区起火后很难控制。但希腊在这次扑火救灾中暴露出一些突出问题,使小火酿成了大灾,非常值得我们深思。
    (一)林业法律不健全,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据外电报道,希腊政府对林地和森林资源管理较为混乱。希腊法律规定,任何人不得砍伐森林改建其他项目,但因火灾烧毁的林地不受此限制。同时,希腊没有对林地进行国家登记并实施有效监管,再加上森林保护执法力度不够,致使一些开发商幕后指使蓄意纵火,从中获取经济利益。以往靠近城镇的森林火灾大多是唯利是图的开发商所为。这次大火期间,一些开发商在第一时间找到政府,希望将这些土地“一半用作商业用途,得来的利润再用来还原另一半森林”。对此,希腊政府予以了坚决打击,将蓄意纵火纳入恐怖主义行为,情报部门和反恐部队介入火因调查,悬赏100万欧元捉拿纵火犯。目前,司法部门正式起诉10名纵火嫌疑人,另有36人被指控与一系列森林火情有关。
    (二)政府重视程度不够,森林防火没有专门的组织协调机构。希腊属典型的亚热带地中海式气候,夏季炎热干燥,降水较少,历来是欧洲森林火灾多发的国家,每年都要发生1500起左右的森林火灾,但并没有引起希腊政府特别的重视。1998年以前,希腊的森林防火由林务局负责。1998年5月改由城市消防局负责。由于全国缺乏统一的专门森林防火组织指挥机构,森林防火组织指挥响应迟缓,森林消防指挥人员和专业管理人员少,经验不足,加之各部门各自为战,1998年就有6万公顷森林被烧毁,比常年上升了7倍左右。世界自然基金会指出,在欧盟成员国中,希腊生态议题记录最糟糕,特别是在森林保护上。这次短时间内集中爆发大规模的森林火灾,媒体分析认为既是天灾,更是人祸,主要是政府的懈怠和对森林防火组织协调机构的重要性认识不到位。
    (三)预警体系不完善,应急处置措施实施不得当。受炎热干旱天气的影响,从6月份开始希腊便森林火灾不断,但政府对此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提前制定应急预案,采取严格措施管控火源和做好安全防范。这次大火发生之初,由于判断失误,官方仅动用了2架运输机和1架直升机进行灭火,这相对猛烈的火势,几乎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各地森林公园管理部门也没有迅速做出反应,只是不加区别地疏散村民,而没有就地组织力量进行自救和防范,致使火势愈演愈烈。此外,政府没有有效利用媒体和其他通讯手段向灾民传达最新的灾情和自救方法,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混乱局面和人员伤亡,仅8月24日一天就造成数十人死亡。最后,由于火势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时,政府不得不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寻求国际援助。当地一些媒体用“羞耻”、“无能”指责政府危机管理不力,并还特别提到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投资的奥林匹克遗址防火系统,在这次大火中也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四)扑救能力不足,组织指挥不力。希腊扑火力量较为薄弱,经过专业训练的扑火队员全国只有1.2万人。而在法国,仅南部地区就有扑火队员3万余人。防火系统和消防设备落后,年久失修,山区村庄缺乏灭火水源,村内自动防火系统形同虚设。此次扑救大火,希腊动用了全部空中灭火设备,75%的地面扑火力量。但面对大面积的火场,此起彼伏的新火点,以及源源不断的求助电话,扑火力量显得十分有限,只有向欧盟和国际社会求援。同时,扑火中还不同程度地存在指挥调度不灵、协调力度不够、扑火战略战术使用不当、地空配合不默契等问题,导致扑救工作效率比较低下,最终酿成大灾。